受想行识澳门金冠开户,他的追思和一座城捆绑

仙乐

澳门金冠开户 1

梦浅浅重放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自己佛心生怜。莫是尘埃遮佛眼,原是未献香火钱?

云在任意疏狂

澳门金冠开户 2

她听着这首歌回看

僧人: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全方位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听见外面的响动被打断…)(长出一口气)

西部姑娘在长久的南方

七秀:小和尚

他的回想和一座城捆绑

七秀:小和尚,我又来听你讲故事啊。小和尚,小——和——尚——

忧郁的酒和杨梅忘记陪葬

和尚:唉…

来到一座寺院虔诚焚香

和尚:呵~秀姑娘明天想听哪边?

————梦:小和尚,你会唱歌吧?

七秀:什么都行。

迦空:施主,我只会梵唱佛经,截俳,不会唱歌。

僧侣:之前有个老和尚,总是被贼光顾,他孰不可忍了。有一天,贼又来了,他就对贼说,请您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怎样。

梦:是啊,那可惜了。

老和尚: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怎样,我就给你什么。

「绝唱一段芊芊,爱无非看什么人成茧,和您对弈,输赢都回不去。」

僧人:那贼听了喜欢极了,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什么人知老和尚一把揪住她的手,捆在柱子上,然后用棍子痛打他,一边打还一边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梦拿起手机放着一首歌,迦空沉醉的听着,忽然想起很久从前来过的一位女施主。

毛贼:哎哟!别打了~哎哟痛!哎哟!!住手!!哎哟

回看如歌声温柔悠长

老和尚:皈依佛!

诗经里飘散你的面容

僧侣:那贼痛极了,无奈跟着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佛理里的痴妄

毛贼:哎哟~~皈依佛!

什么埋葬

老和尚:皈依法!

————天蒙蒙亮的时候,迦空在院子里遇见来此的一位女施主,领他去早课的时候瞧见她手里拿着一本书,迦空浅浅的笑着问道:

毛贼:嗷呜~皈依法!

那是怎么佛经?

老和尚:皈依僧!

女施主淡淡的响动在她身后传来:不,那是一本诗集。

毛贼:啊~皈依僧!

木鱼声声浅唱

【毛贼老和尚的话淡出】

敲打着今世的尘埃纷扬

僧侣:那便是佛经里盛名的三皈依故事。

五毒六蕴伴随着梵唱消亡

七秀:你那是三皈依,我那却有四信仰,要不要听?

世间渐渐离去在远处

僧侣:何谓四皈依?

只剩余她将山门回望

七秀:手伸过来。

————迦空:没有她的声音温和好听。

秋风落叶轻扬

梦:什么,谁?

窗台上轻叩着两三声

无论梦怎么询问,迦空都并未回复,闭上眼睛敲着木鱼念着佛经。

木鱼停顿又再一次敲响

——————夜幕下住持敲着迦空居室的门扉,瞧着神色落寞的迦空欲语无言。

合着他悄不过至的情长

方丈:迦空,你与那施主讲了怎么?

般若清音如风

迦空:回主持的话,那施主来此净心祛病,只说了本人佛慈悲,我与他讲了佛理。

树下他讲佛偈(jie)一声声

方丈:说来听听。

禅语无明还(huan)有人间情

迦空:于身无所取。于修无所著。于法无所住。过去已灭。未来未至。现在空寂。无作业者。无受报者。此世不移动。彼世不转移。此中何法。

她唯愿伴她身旁

方丈:此为梵行,不足道耳。

佛说五蕴六毒是妄

迦空: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

将因果都念作业障

方丈:芊芊音回梦似梦非梦囚成梦,前几天早课去明阁取密宗卷开始研习罢。

虔诚皈依 是痛后才懂的彻底

迦空:是,住持,敢问天底下可有仙乐可闻?

在树下故事里

…………

他静静做着迷信的梦

住持望了望迦空,转身关上门离去,迦空听着住持的叹息声悲哀的低下头,忽然听到住持杳杳空寂的声响。

入了内心的是他声音

天底下,莫非日月踽踽之音。

仍旧大惑不解的痴妄

纪念如歌声温柔悠长

和尚:唉…

诗经里飘散你的风貌

方丈:徒儿….那女施主走了?

佛理里的痴妄

僧侣:师傅……徒儿同过去一模一样,与他说了佛理。她便再次回到了。

他敲打着木鱼声声

方丈:哎…去诵经罢。

梦寐不忘

僧侣:是……师傅…未来…那位女施主再不会来了。

痴妄留于佛经中藏

方丈:哦米拖佛。

by:灰鱼哀莉写书人

僧侣: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

初衷:闻友人与寺间蛰居停留,与我论佛,吾搬砖时信手仓促此粗糙之作。

【回想】

七秀:皈依佛。

和尚:呵,皈依佛。

七秀:皈依法。

和尚:皈依法。

七秀:皈依僧。

和尚:皈依僧。

七秀:皈依秀姑娘。

和尚:皈依…嗯?

七秀:说啊,皈依秀姑娘。

第二个信仰后

默不做声让树下的人感殇

她紧握住掌心的灼热

斑驳着掩饰不住的无助

时刻悄然流淌

是他一筹莫展言说的忧伤

将那段葬入佛龛(kan)捆绑

历史留给了西窗

佛说五蕴六毒是妄

将因果都念作业障

纯真皈依 是痛后才懂的一尘不染

暮色浅浅昏黄

树下的他清醒着到底

只余空寂伴古佛青灯

信仰那一段过往

和尚:皈依…秀姑娘…

澳门金冠开户 3

一座繁华的寺院。

 
 佛前的灰尘扫了又覆,诵经声歇了又来,光头剃的明显的高僧,坐在佛前,低吟佛理,心如止水。

   “大师,看本身的无水胭脂,终于配出来了呢!”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他背对着她,诵念《心经》。

   “大师,等自身学会了霓裳羽衣曲,我跳舞给您看!”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大师,寺院里的路,我比秀坊还熟哩!”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大师……”

   “嗯?”

   她嫁衣如火,艳若桃花,“我……要嫁人了。”

   “啪!”数年如一日的《心经》为止,佛珠散落了一地。

   “阿弥陀佛!”

 
 最后,她没能嫁人,战事起,大势更迭,作为首相之女,她在大婚前夕被乱军杀死,鲜血,染得大红嫁衣如火。

   那一刻,她惨白的外貌,一如当日她将全身鲜血浇灌仙石后的规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听闻她的死信之时,他犹在诵念《心经》。

   “阿弥陀佛。”听闻她的死信,他低吟佛号,既然继续诵念《心经》。

   “三世诸佛……”手中的佛珠颗颗破碎,他拿起生锈的戒刀。

   “三世诸佛,贫僧……要大开杀戒了!”

和尚离寺,手持生锈戒刀,大开杀戒。

 
 数日后,叛军大营,和尚手持滴血戒刀,一身素色袈裟,被牢固的鲜血染成灰色。

   身后,是如修罗鬼世界般的尸山血海。

   身前,是惊骇欲绝,不断磕头求饶的叛军首领。

   和尚面无表情,一步一步靠近叛军首领。

   手中戒刀犹自滴血,手起,刀落,人头落地,面上,写满了惊弓之鸟与不敢。

   一日后,少女墓前,和尚将手中染血戒刀埋葬。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宏伟的声音传入,天际,佛光洒下,映照的行者就好像神圣。

   抬头,面露披靡之色。

 
 “佛前一坐三千年,回首红尘不羡仙。一切因果,尽加吾身,漫天仙佛,我等来日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