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听闻水龟先生手上,说着说着

海洋party

大鲨鱼

图 文/叶听雨

图  文/叶听雨

01

01

听到红泪慌张的呼叫,海豚二姑的笑脸须臾间凝结在脸颊。

略知一二了水龟先生的骤降,红泪和小白尖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下。

驾驭几分钟从前,小海豚还热情洋溢地跟她咿咿呀呀说个不停啊,怎么会瞬间就丢掉了吧?

唯独听闻乌龟先生手上,红泪照旧心慌慌,生怕再出什么样奇怪。他情急地催着绿乌龟快点出发,好带他们去探视养伤的水龟先生。

“你找了未曾呀?他是还是不是友善跑到哪儿去玩了?”小马科鲨喘着粗气问,刚才与大鲨鱼激斗,让她一时还没有缓过劲儿。

只是,绿乌龟如同面露难色,只是嗯嗯地应着,却不曾移动分毫,整个眼神都盯在海豚姑姑身上。

红泪颓唐着脸,说:“找了,我前左右后找了三回,不过都并未意识他的踪影,实在无法,我才会跑回来叫你们的。”说着说着,红泪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正在给小海豚喂奶的海豚岳母,此刻也显得有些非凡,原本危险的脸上看上去竟透着一股严酷,就像在经受极大的疼痛。

海豚阿姨挣开彩龟的扶持,快捷向前游去,她要尽快找到小海豚,万一他碰见了大沙鱼,后果就着实无缘无故了。

倒是小海豚一点都不曾察觉到,推断实在太饿,小海豚吃得很急,也很用力。

只是还没走几步,一声紧张而又欢悦的呼叫传了回复:“二姨,姨妈,我找不到红泪了。”

红泪忽然想到海豚姑姑痛心的红点,难道那并不是她们的某一种标志,而是被撕咬受伤的伤痕?

泪眼朦胧的红泪听到动静赶忙转过身,居然是小海豚,真的是小海豚,她没事,真是太好了。

总的来看红泪探寻的眼力,绿水龟朝她点了点头,眉头锁得更紧。

“红泪,你怎么在此地呀?我各处找你都找不到。”小海豚一见到红泪就委屈得哭啼,“我还认为你被大沙鱼抓走了,吓死我了。”

绿乌龟说:“海豚三姨方才和一只大沙鱼恶斗,背部被大鲨鱼咬伤了。本想带她回我们家休息一下的,但是他说很担心小海豚,非要回来。”

就那样,几个人相对着又是哭又是笑。

莫不是海豚二姑看出小幽灵鲨的时候,会惊慌地惊呼“快跑”。

海豚大姨一句责怪的话也未曾说,温柔地抱着小海豚,叮嘱她不可以再贸然,要时时跟在他身边,与我们齐声走。

也不明了他到底伤得怎样了,看她悲哀的神色,应该伤得不轻。

就这么,红泪、小蓝鲨,还有绿水龟合力将海豚丈母娘和小海豚护送到了安全地点,他们帮海豚三姨包扎好伤口,便走向了与水龟先生合并的征程。

只是为了能让小海豚吃饱,海豚二姑竟然就那样直接默默无闻忍受难以承受的疼痛。

02

绿水龟接着对红泪说:“大家照旧等小海豚吃完奶,将她们护送到一个安全的地点,再重临与水龟先生会师吧!我操心大沙鱼可能还会再来袭击他们。”

粗粗是因为想要赶紧来看乌龟先生,红泪他们走得火速,这让跟在前面的绿水龟叫苦连天。

固然红泪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也实在说不出口。海龟先生前些天很安全,终有会见的每天,不过海豚小姑就差异了,受了伤,还要照顾一个哪些都不知道的婴孩,面临的泥坑不问可知。

到了最终,变成小虎头鲨拖着绿水龟走。

诸如此类的感情从脑子里一过,红泪便点头说好。

紧赶慢赶,红泪和小大白鲨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水龟先生修养的颐养斋。

虽说小蓝鲨依然多少不情不愿,不过红泪都早已说好了,他就不再提出反对意见。

乌龟先生看起来就像是瘦了部分,但是精神状态倒是很好,心潮澎湃的笑声让红泪大概都得以设想出他满脸堆成小山的皱褶。

02

“水龟先生。”红泪欢愉得大喊大叫。

嗨完奶的海豚丈母娘满头大汗,眉头紧皱,背上的粉红色小点扩散成了一个小圆圈,淡淡的血色沁出,汇入海水,霎时消失不见。

乌龟先生人身一震,停住片刻,逐步转过身来:“红泪,小牛鲨,真的是你们?”

小海豚从姑姑的心怀里钻了出去,砸吧着小嘴,一脸幸福的笑容。

红泪和小牛鲨激动得向乌龟先生跑去,将水龟先生团团抱住。

她严苛抱着岳母,如同也在操心丈母娘会再也破灭不见。

当成太幸福了,我还以为那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海豚姑姑温柔地抚摸着小海豚,嘴里呢喃地哼唱着动听的民歌。

等到三个人哭着笑着拥抱了绵绵自此,乌龟先生才慢慢将团结的饱受告诉红泪他们。

甜美的响声犹如天籁,让红泪沉醉,也让她忘了海豚小姨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原先当他准备去就红泪的时候,沙暴突然袭来。

“我们依旧赶紧离开那里呢,我操心大沙鱼闻着您的气味追过来。”绿乌龟先导从睡梦中恢复,即使海豚阿姨的歌声如此动听,不过生命才是最主要的。

他还不及逃跑便被狂飙卷走了,刚起头,他仍能稍稍用力控制一下协调。

红泪一听也惊醒过来,他看向海豚大妈,温柔而不懈的视力诉说着他与绿水龟一样的看法。

然则,随着暴风转了几圈之后,他便被煎熬得错过了种类化,后来也不晓得被如何撞了一晃,就晕倒了过去。

“快走,快走,别磨蹭了。”急性子的小马科鲨早就按耐不住,他想快点送走海豚母子,那样他们就可以早一点看看水龟先生。

等到她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沙子之中。

再者说这样大的海豚怎么仍旧会望而生畏一只沙鱼呢?真是搞不懂啊!

他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被卷到了海底。

见大家都在催促自己转换,海豚阿姨唤醒沉睡中的小海豚温柔地说:“宝贝,我们出去玩吧!”

万顷静谧的海底看起来吓人极了,陆龟先生说她本来想着回到遇到水母的地方找找红泪和小大白鲨,但是还没走几步,他便再度昏迷了过去。

小海豚一听出去玩,一蹦三尺高,恨不可能冲出水面高歌一曲。

等到他再也醒来的时候,便一度躺到了颐养斋的病榻上。

如同此,绿水龟和小大白鲨搀扶着海豚三姨,红泪快步跟随着飞奔的小海豚像南部走去。

乌龟先生笑着说:“幸好大家大家都有惊无险,那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03

红泪和小白真鲨也笑着点头,本场出人意料的沙暴即便将她们打散过,不过却无意识让他们的情愫更进一步旗帜显然。

海豚大姨望着搀扶自己的小白真鲨,心里五味杂陈,从小家里的长辈就告知自己他们的天敌是大鲨鱼,见到他俩要趁早逃离,而且她的某些个朋友都在遭到鲨鱼时因为来不及逃跑而被咬伤,最终伤重而亡。

03

并且就在几分钟之前,她和在一只大巨齿鲨激战,甚至被她咬伤,不过那时,扶助她的却也是一只沙鱼。

绿水龟见红泪他们见面之后如此欣然自得,便提议进行一个巨型party来庆祝庆祝。

究竟说每一只鲨鱼都是她们的天敌,仍旧说凡事也有两样呢。

说办就办,绿乌龟马不解鞍地四处发邀请函,海鳗、乌鲗、金枪鱼、鲟鱼、魟鱼、鲱鱼甚至是螃蟹、龙虾王、小海豚都被特邀了过来。

因为海豚四姨受伤严重,所以他们走得难过,小海豚每每往前走了很远,发出现后没人,又会往回游到海豚二姨身边,兴致勃勃地把团结刚刚见到的佳话讲给海豚三姨听。

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只是他说的话惟有她协调才能听懂,幸而有红泪在边际翻译:

绿乌龟、红泪和小白尖鲨中午一起床便初始收拾场馆,小长尾鲨搬来珊瑚丛放在院子的正要旨,红泪和小水龟又在珊瑚丛前边装点上绿的、红的水草,看上去煞是豪华。

“刚才有只黑色的鱼类在水里游来游去,我去问他在干什么,怎么在一个地方游来游去。他身为在找眼镜,不过他的双眼肯定就戴在眼睛上。”

不一会儿,海洋里的伙伴们都应邀而来,甚至那个并未被邀请,却又听闻了的鱼类们也都光明正天下溜了进去。

“然后还有一条眼镜蛇,他在水草上缠来缠去,我就趁她不留心将他的纰漏在水草上打了个结,结果他再也游不动了,急得在那里哇哇大哭。”

颐养斋变得红火。

看着眉飞色舞的小海豚,红泪是既好笑又好气,调皮的小海豚真是会恶作剧。这几个小鱼儿们看她肉体高大,不敢反抗,如若知道他还只是一个乖乖,群起而攻之,他差不多也是没有办法爱惜小海豚了。

狮子鱼穿着一身华美的连衣裙巧笑嫣然地说:“你就是红泪,那一个克制龙虾王的大英雄?听说昨日的音乐会就是为了庆祝你们和老乌龟重新会见?”

海豚阿姨笑着叮咛小海豚:“不要欺负别的小孩哦,要不然你以后可是一个朋友都并未的。”

红泪糟糕意思地方点头,大英雄的称呼怎么还传入那里来了。今天龙虾王也会来,可相对不要再被提起。

小海豚置之度外地挥挥手又喜欢地往前飞奔。

黄狐狸也来了,尖尖的小嘴巴再配上金色的外衣,显得极为俏皮。

04

还有红老虎,也翘首阔步从门外走来,肉色的狐狸尾巴还有鱼鳍让她的英姿飒爽更添别样风韵。

“糟了,大鲨鱼追上来的。”海豚大妈突然惊呼。

本来最特其他要数八爪八爪鱼了,他的赶来,让所有的鱼类们都黯然失神。

小白尖鲨停下脚步,往身后望去,除了多只游来游去的小鱼儿,什么也尚未,说:“你是否搞错了,什么都不曾呀!”

八条长达脚腕撑得他颇为巨大,一只脚腕移动,其余五只便紧随而行,像是被训诫得颇为有素的兵员,一言一动都颇为适合,豪迈。

海豚阿姨心驰神往片刻,竖起的长耳朵抽动几下,接着说:“他们就在不远处,很快就足以追上来。如何是好,我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初时,大家还有些紧张,生怕蒙受自己的天敌。

只是去哪个地方藏吧?一望无际的海水,除了荡漾的水波,竟连一点屏蔽之物都尚未。

但没过几分钟,互相熟络未来,便发轫急切交际,就好像多交一个仇敌,未来的路就足以走得更顺畅一些。

“来不及找地点藏了。”地龟一眼就看到了奥迪而来的大沙鱼。

沸腾的颐养斋在鱼儿们的欢歌笑语中焕发出勃勃生机。

暴虐的双眼瞪得就好像铜铃一般,放出怒火的动静,张开的大口上驻着一根根尖而长的门牙,像一把把利剑,随时等待着暴发致命一击。

04

小长尾鲨已经来不及想海豚三姨怎么在没有观望大大白鲨的事态下就能精晓他曾经来了。

绿乌龟和小虎鲨从屋子里端出水草沙拉、海藻蛋糕、还有碧海清泉神仙水。

他把绿乌龟和海豚二姨往身后一推,一个人站了出来。

美味的食品刚端上来就快快被抢劫一空。

狞恶而来的大沙鱼发现如故有一只小沙鱼挡在他身前,气急败坏地说:“你小子,快让开,不要挡了我的路。”

唯恐大家都是随着这么美食来的。

小马科鲨也不示弱,一句话都不说便冲大沙鱼咬去。

我们吃着海藻蛋糕,喝着碧海清泉神仙水,聊着奇异的八卦音信。

红泪说过,要想立于锐不可挡,就要出乎预料。

“嘿,你通晓啊?就是那条小白鱼克制了龙虾王。”

突如而来的攻击,让毫无防范的大沙鱼慌了手脚,他将来一闪,小蓝鲨又扑了回复,大沙鱼只能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小沙鱼也就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地继续追击。

“真的假的?他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旗帜。”

大沙鱼被打得连连后退,小长尾鲨却是越战越勇,他好像第五次发现自己竟然装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是的确,是的确,我小弟亲眼看见的。”

在小大白鲨的步步紧逼之下,大沙鱼节节后退,那样的耻辱可是根本都没受到过的奇耻大辱。

“哇,那可真了不起。”

大鲨鱼瞅准时机,一个摆尾,拍向小虎头鲨,何人知,小马科鲨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恰到好处地险险避开。

“大家说话找他要个签约吗。”

一击不成,大沙鱼又施展第二击,长长的利剑狠狠刺来。

“好哎,好哎。以后其他小鱼儿问起,大家还有阐明。”

小沙鱼一甩尾,竟堪堪给大沙鱼一记巴掌。

······

大沙鱼被打得晕头转向,难堪逃走。

红泪、小马科鲨、水龟先生还有绿水龟勤奋半天过后,终于找到一个偏僻角落坐下。

正当绿乌龟和海豚丈母娘为小沙鱼的力克兴高采烈的时候,红泪慌张地跑过来,大声哭喊:“小海豚不见了!”

说是给她们庆祝,结果要么他们最累。

如何是好,小海豚不见了。

红泪喝一口碧海清泉神仙水,霎时以为疲倦消去半数以上。


望着院中热闹的人流,红泪心理大好,不管我们是否真心真意为祥和庆祝,可是能来已经是颇为难得。

附一一趣事一则:

正当红泪准备似乎此独自一人安静地享用那开心的美景时,一群小鱼儿张开怀抱似的向她汹涌袭来。

次第有个好对象叫奇奇,一个比她大多岁的小男孩。


今日碰面,三个人一伊始还多少害羞,等到玩了一中午的砂石,回去的时候,五人的小手竟不自觉地牵在了合伙。

附一一趣事一则:

到了夜晚,我问一一:“怎么和奇奇表弟就好像此牵手了,女生要矜持一点,不能随便牵男孩子的手。”

前日带一一去海洋世界看美观的女孩子鱼,早晨归来给他读地图手册。

一一义正言辞地分辨说:“要牵手,因为奇奇大哥是我的仇人啊!好情人就可以牵手,签一下别离就足以了哟!”

他指着地图上的鲜鱼问:“丈母娘,那么些是何许?”

测算仍旧自己太吝啬了哟!

自我照着地点的标志说:“鳕鱼、金枪鱼、鲱鱼······”


梯次问:“大妈,它们得以吃吗?”

立异于无戒365极端挑衅陶冶营第81天

本人哈哈一笑:“可以,都得以吃。”

只是本身在想,为何旁人家的小孩子会保养小鱼儿,舍不得吃,我家娃却总是第四个想到吃啊?


立异于无戒365终极挑战陶冶营第83天

相关文章